彭涛用尽心力造的这座柏涛塔永远不对处开放,没有他的带领很难找的到。它并不承担生活功能,只用来 放置心灵。

当你放下姿势手脚并用才能进入它的内部,会惊异于它惊心动魄的美,那种让人后背发凉起鸡皮疙瘩的 美。

但直指人心让我稀里哗啦的,还是文末彭涛和儿子好好的合影,那样的眼神和拥抱…..

这个疯子般的男人最终完成了自己的梦想、完美的爱情,一对叫好暖的儿女…..

这座宗教意味般的柏涛塔,会不会有一天像梅里雪山一样,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多烦心,看一眼,就会无比安 心……

在云南罗平的山谷里有个遗世独立的空间……

云南罗平,柏涛塔(又称钻石塔)隐匿在这图片中间位置

我此前很难想象在云南的山沟沟里竟然有这样一栋惊世骇俗的建筑,这栋实际上还不为人知的建筑,叫“柏涛塔综合体”。

创作这空间的是云南罗平人彭涛

我第一次亲眼看到“柏涛塔综合体”是在一个夜晚。

“柏涛塔综合体”一角

夜深人静时火车会沿着山谷开过,在柏涛塔的正上方,像一串流动的珍珠项链。 彭涛说清晨日出的时候更美,所以我们约了天亮前再次赶到柏涛塔。

云南罗平

因为天气渐冷,清晨时湖面上飘动着氤氲雾气,美极了。

人在美景下心情自然会变得舒畅,这环境本身就已经极其动人。

柏涛塔周围,清晨浓雾

由两栋建筑空间构成的柏涛塔综合体,从2007年6月到2014年10月,耗时7年零3个 月,花费近200万建造。

彭涛当时决定离开北京回罗平建这栋建筑时,周围的人都觉得他肯定是疯了

亲近的朋友劝说他:“你把一个建筑建在犄角旮旯的山沟沟里面,有谁会愿意去看? 有什么意义呢?你还是在北京比较有发展前途。”

但他一心只想回去,完成心中所想。

原本彭涛以为只要一两年就可以完成的。

柏涛塔综合体,附属空间一号,外部

柏涛塔综合体,附属空间一号,内部

柏涛塔综合体,附属空间一号,内部

柏涛塔综合体,附属空间一号,内部此火炉由彭涛亲手打造

回想一下,2007年,是大家都还没用上智能手机的年代呢。在某种程度上,他也是 一个走在时代前面的人。

清水房还不像现在被当作时尚和潮流的代名词,那时候看到这种清水房应该只会认为是工厂吧。

当然,假如说,清水房的概念他已经是走在前面了,那么更走在前面的是: 这其实不是一栋住人的建筑空间

这两栋主体空间,都没有厨房、厕所、卧室。这哥们花了近两百万建的房子,其实不是用来住人的。

他们住在罗平县里,每次来柏涛塔都需驱车前往。

柏涛塔综合体,一角

用彭涛的说法:放置肉身的建筑已经太多了,这空间负责放置的是心灵。 要进入钻石塔(又称柏涛塔),要先穿过一片被保留的原生态的乱石林。

彭涛刻意保留了这片石头。

所以跟平常你进入任何一栋建筑不同,你必须放下姿态,用甚至可以说是略微狼狈的方式才能进入这空间。手脚并用,半走半攀爬。

侧面有一个玻璃空间,可供休憩。

置身于透明的玻璃空间,有更宽阔的视野,而且被天然岩石和植物包围的环境让人能瞬间丢掉浮躁,沉静下来。

彭涛

能直接感受到来自大自然最天然赐予的美。偶尔有鸟穿过。亦或者有狗吠。

导演何兴

在这里清晨,正午,日落,都有不同的色彩。每个季节也会有不同的景致。

冬天落雪时

当天清晨

夜晚,当屋内点上诸多小烛灯,镜面的反光会让你有一种置身于星海的错觉。

看似是满天星斗,实则是玻璃镜面反射的点点灯光。

出玻璃空间,穿过这片乱石,抵达另一端就能进入另一个平台。

依旧是要用攀爬的方式,才能上到玻璃空间上面的平台。

在这里能有最开阔的视野,看到最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致。

冬天落雪时

被这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石墙包围着的就是这空间的心脏。

这栋建筑不仔细观察,而仅是粗略望去,确实看起来太过朴素,甚至有些简陋,以至于山里的人都认为这是个未完工的建筑

柏涛塔外部平台和石墙

钻石塔(又称“柏涛塔”),就是这个玻璃镜面钢架建筑。 而这钻石塔就是这空间的心脏,是最令人震惊的存在。

柏涛塔(又称钻石塔)

从高空俯瞰“柏涛塔综合体”

柏涛塔(又称钻石塔)

柏涛塔(又称钻石塔)

这整个空间带给我的震惊,是渐进又不断加深的,这钻石塔外部已经让我震惊不 已……“柏涛塔”,这是它正式的名字。

若是说柏涛塔的外部已经让人有不可思议之感,那柏涛塔的内部就是更加幻梦到无与伦比。

彭涛手稿

他设计并且亲手制作的舱门

从柏涛塔底部穿过这个他亲手制作的舱门,就能进入柏涛塔内部。

柏涛塔内部

柏涛塔内部

柏涛塔内部所能承载的光影是真正的多维度立体,图片或者视频却将它压缩成了二 维。

说实话,这是最让我觉得可惜的一点,因为图片甚至动图都无法表达内部实际效果的万分之一。

柏涛塔内部

那种奇幻又空灵的感受,那种极复杂的纯属于个人的感受,用文字、图片或视频去表 达都会打折扣。

“柏涛塔综合体”

而他在建造柏涛塔的过程也是波折频出

为何这建筑空间耗时七年多才完成,除了因为好几次缺乏资金而不得不停工之外,还因为其中诸多工序实在复杂,连他找来的专业的建筑装饰团队都无法做出来他要的效果。

实际上曾做出来过,但是效果并不好。

对方表示,凑合着能看就好,何必要死磕?而且你这建筑也太奇怪了,啥玩意嘛! 彭涛一气之下把玻璃全敲碎了

他无法忍受这种“将就”的态度,他拼劲全力建这栋建筑就是不想要将就,包括不想要一个将就的人生。

彭涛

他29岁时,舍弃了高薪的建筑景观设计工作,关了自己的公司。

同时,他还结束了一段长达7年的初恋。两人有太多不同,虽然一直勉强维持,努力 小心靠近,那时总认为只要尽力彼此靠近,定能消除那些天生性格上的隔膜。尝试再尝试,还是不行,既然如此也不要继续将就下去,两人平静交谈和平分手。

04年,为了找寻人生方向

彭涛在老家罗平创建了空间“红岸” 他在里面打坐思考找寻自己

04年底斩断过去生活,06年在朋友的建议下去北京发展,07年中旬回罗平开始个人 空间创作。

这七年多,他碰到各种各样的阻力。例如工人罢工、没有资金继续……包括大量的体力消耗……

柏涛塔对岸

而最终他克服了,虽然历时弥久,而且在这个过程中,他不仅仅让自己不再继续将就地生活,还找到了一段不将就的爱情。

他和他太太被朋友们称为现实版“神雕侠侣”,彭涛也说,若是没有他太太的支持, 柏涛塔很可能无法完成。

彭涛太太是一个不流俗的女人,彭涛的这建筑空间,不说别的,单说耗费近两百万, 又是一栋绝不商业化,不能住人,纯粹当做自家人休养生息的空间,能欣赏接受并且还支持继续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。

在他开始建这栋建筑时,他甚至还没有遇见他太太,现在他不仅收获了美好的爱情, 还有两个孩子。一个五岁的男孩和一个出生不久的女儿。

彭涛和他儿子好好。女儿叫暖暖。

儿女加起来就是“好暖”。

我想彭涛现在的幸福生活,都是源于他曾经坚定的“不将就”.

假如你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和生活,可有勇气斩断一切重新开始?